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敦煌烟雨

外表孤高,却不失一份素雅;与世无争,也掩盖不住欲放的激情。她是一位舞者绽放青春。

 
 
 

日志

 
 

江南暮雨,秋色胜春:读张师应中《无端》  

2011-11-19 10:26:03|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雨潇潇,江城的冬天就到了。

2011年秋天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10月24日张师应中送给我他的诗集《无端》。那天也是微雨,周围的植物在师大校园里清润的耀眼。在接到张师的诗集前,上学期我就从现当代专业的研究生那里借阅了。但那时张师还不知道我这个美学专业的学生亦酷爱着写诗。

在江城读研的岁月,无数个安静而整洁的早晨和夜晚,读着诗歌,抄着其中令人动情的句子,真是一生中的好日子。就像张师在诗集《无端》自序里写的那样“诗,有时离我很远,很陌生;有时离我很近,很亲切。”写诗,本应在陌生与亲切间,进得去,出得来。如庞德说“技巧是对一个人真诚的考验”,从语词运用的技巧,从诗句的生命力构造,技巧不可或缺。但真正的技巧和顺其自然的“神来之笔”是不冲突的,这恰恰是由“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转变,而最后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则完全不是第一阶段的了,这是一种经过历炼与澄怀之后大观道,自然如画。

张师的这些清新诗作,简洁自然,生活气息扑鼻而来,却每每给我们一些启发。比如《一块玻璃》“我走着,背着一大块玻璃,我走着,玻璃往下坠,我的手不能移动,一动,血就会流出,我走着,不能驻足,不能放下,更不能跌到”,一个生活中的场景寄予着诗的深意。我们每个看似安然于生活的人是否都背着一块或大或小的玻璃呢?放下不易,只得一路小心翼翼前行。。。。。。

在《睡眠》一诗中“带着幸福的疲倦我沉沉的睡去。。。如此深沉的睡眠一生能有几次,像走失,像丢弃,像死,死而复生,像一种爱情来自天外,无以言说”,关于睡眠,诗人韩东和柏桦都曾从诗的角度思考过睡眠之美。在睡眠的状态中,我们可以回归老子说的婴儿状态,安全、稳妥又心灵放松。睡眠和一切神秘的东西相关。有时侯简单的一个梦也会让我们欣喜许多天。张师带着一颗写诗之人的敏感捕捉生活中不可错过的每一个微小瞬间。

“爱情”,给了我们多么美丽与惆怅的一个字眼。我们在爱情中体会人生的幸福,在爱情中尝尽精神的折磨。爱情立身于一个美好的神话,无时不吸引着人的情思。我们哀悼的,念念不忘的,无法言说的和不可思议的全在爱情中实现。张师在《失去的爱情》中以一位诗人的吟唱来悲歌消失的爱情。生活和爱情若无其事,依旧继续,我们只能仰观感怀。

张师的这些篇幅不长的小诗往往又有泰戈尔式的哲理思考。比如《姓名》“一个生命诞生了,就有两个或三个字,被聚拢在一起,等你死了,他们就会分离,回到汉字的汪洋大海中去”。如果用哲理味道来形容张师诗作似乎又不能够尽全。诗人心里都住着一位儿童。张师在《乡愁》一诗中写道“我忽然忆起,前世的我,就呆在这碧绿的叶子里,以墨蓝的果子为食”。在《珍惜黄昏》一诗中,诗人陪儿子到操场散步玩耍,“他挥舞着塑料手枪,三十年前也曾在我的手中挥舞,不过那是一把木头手枪,现在变成了一把扇子”,写的有时间意味。布罗茨基说“时间是节奏的源泉,每一首诗都是重构的时间。”而在重构的时间里,写时间似乎更有了几分味道与妙处。

写作方式体现一种生活态度,张师诗作更多地体现一种质朴,如他本人一样。在张师《有时候我只吃罗卜》诗中“吃萝卜的时候,我学会感恩。。。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多么幸运”,这种与世无争的心境或许是某一个瞬间闪过的念想,但他是作者内心的呼唤。就像张师在他的另一首《乡村》里所写的那样。我很喜欢《乡村》这首小诗,说不出具体什么原因。不是语词,不是句式,可能是心灵深处的一种安慰。乡村是我们精神回归的地方。无论真正与否,乡村作为初始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家园都收拢了我们的牵挂。诗中父亲作为从乡间到城里来的至亲,立刻讲两种不同的生活环境在“我”的神经系统里呈现。“我”关心着亲人,关心着过往,关心着乡村。。。

诗人孙文波说“一个人的写作变化,我认为一般都存在着两个方面以上的因素的刺激;一是时代生活的发展状况,二是个人对诗的行进式的认识,再就是对写作的历史的重新估价”,我想这对于对生活敏感又热爱的张师来说,化作诗中的文字是中肯的。

如果用诗人柏桦的语言来看今天的诗人,“今天的诗人只是一个生活的旁观者或者一个孤独的掘墓人,要不就是一个高科技时代的‘笑话’或一个20世纪最后的唐吉可德先生。”或许这种说法是一家之言或许也有几分道理,但写诗,有感而发,无疑都是对生活的一种尊重和珍惜。

读张师应中的诗作,好比在日暮下,升起的炊烟中欣赏降落一地宁静的雪。张师的谦逊和宽厚待人也是学生对他的仰慕之处。

江南暮雨,秋色胜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