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敦煌烟雨

外表孤高,却不失一份素雅;与世无争,也掩盖不住欲放的激情。她是一位舞者绽放青春。

 
 
 

日志

 
 

从古典的“技进乎道”到当代的从“艺”载“道”  

2012-05-09 19:5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古典的“技进乎道”到当代的从“艺”载“道”  

2010-02-28 13:2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 订阅

寻  求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因为一直在搞创作,所以从早到晚,满脑子都是在写字,而写着写着,感觉每一次都能及时的捕捉到灵感,那是一种极为美妙的境界,或许也只有搞书法艺术创作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

过去,古人把“技、艺道”当作三个不同的层次去理解,要求技和艺相结合,艺和道相结合,也就是说,使技要进到艺的高度,使艺也要进到道的高度。我感觉,当代有很多青年书家就往往比较看重技法,其实,通常的问题是片面重视技法,我这样说不等于技法不重要,但不是孤立的理解技法,有人认为只要是掌握技法,书法的问题就解决了,实际不然。技法要同特定的表现力相结合,如果我们要是把眼光放得高一点,从宇宙观、人生观、艺术观驾双技,技就可能达到更高的程度,平常有些东西我觉得是阻碍了我们的“技、艺道”的发挥,比如临帖、读帖同创作之间的关系问题。当一本法帖摆在我们的面前时,这在客观上是一种威严的力量,无论是颜、柳、欧、赵、苏、黄、米、蔡,都非常完善,以至无懈可击。于是学习中便产生一种“唯恐不及”的敬畏心理。抱这种心态,只会想到自己哪些方面不及古人,却不会想到写出来的的字虽然不及古人却有着自己的特点,再分析自己特点中优劣所在,汰去劣点,发扬优点,如是反复向高层次上升,便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宋代晁补之说“学书在法面其妙在人。”这个“法”应指普遍规律,尤其是普遍规律中属于技法的部分,这个“妙”就是指的特殊性、个性。艺术中各人风格的特点要靠各人自己去培养、发挥。“法”诚然是人门的阶梯,但事实上并不是掌握了“法”才进入“妙”,虽然初学阶段应当将“法”放在重要地位,事实是即使初学者从怎样的角度理解与掌握“法”也意味着如何进入“妙”的途径,包含了对“妙”的理解与掌握。“似”帖又“不似”帖之间,一般人看重那个“似”,焉知“不似”中存有真意,硬把“不似”的部分抹掉,以“似”为标准,表现了创造意识的降低、否定。因此,学习古人与今人有所取向,意味着在肯定别人的同时也肯定着自身,意味着在古与今之间寻找自己的方位。所以书法艺术中有许多已形成定向思维的东西体现了书法美的相对稳定性,对传统的继承不能离开既成的思维定势,但是决非所有已形成定向思维的东西都是积极的。

说实话,我也只是在搞书法创作时才能体会到。当随意书写时,觉得这其中就有我自己的东西,随后想起我曾在汉隶上下过的功夫,觉得自己的汉隶因素比较多,但是从汉隶书法来要求,我的“味道”不足,于是找秦隶来参考,来补充自己不足的方面,但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却发觉我失去了一些什么,又回到了汉隶上去,因为汉隶书体碑帖很完整,可以说是千锤百炼,许多方面是不可超越的,比如说它的严谨他的挺劲,你达不到,超不过它。当觉得自己的书法里缺少这种因素,想从汉隶字里去补充的时候,就有两种走向,一种是以我为主去吸取,另一种越来越向古人靠拢;照后一种做法,个人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少了。我们常常有这样的感觉,在古人已经很完美的作品面前,我们常常显得无力,显得软弱。其实,每个人对书法的认识基础不一样,包括实践的基础、理解的基础、知识面的宽度和深度都不一样,所以不可能每个人的学习收获相同。我的意思是说,临写古人字法的时候要真正从里面学到一些于自己有用的东西。创作离不开借鉴,离不开向古人学习。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书法艺术创作会出现常说的“创新难”的现象?是因为“创新难”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它表现为过程的滞留。在书法创作中,我们应当经常保持一种新鲜的感觉,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可能我们平常会有这样一种体会,比如说,每天都在不间断地练习书法,从早到晚都在练,可能偶然有一段时间因为其它的事务或身体不适而没“写字”,当再拿起毛笔的时候,可能有一种“生”的感觉,但是“生”的另一面却是“新鲜”,这种新鲜的感觉就很可贵。为什么平常就没有呢?因为平常每天在写,甚至一天写几个小时,你就逐渐进入一种相对来说近科麻木的状态,只是觉得手在动,从这一点来说手“熟”了心却是“隔”的。因此生中之熟、熟中之生一向成为可贵的追求目标。

特别是隶书创新的方法很多,在当代由于多元化文化的发展,使得书法家们越来越注重个性的张扬,再加上出土文物的丰富,可以借鉴和取法的资料日益增加,人们不再满足于只从正统汉碑中吸取隶书的精华,而是更多地着眼于早期隶书(像简牍、帛书、摩崖、石刻等),例如《西汉武威仪礼汉简》、《开通褒斜道刻石》、《莱子侯刻石》、《马王堆汉墓帛书》等,包括西晋时期的《好大王碑》和前秦时期的《广武将军碑》等,从中寻求隶书创新的方法。我以为,当代书家时常以篆书的笔法和隶书的结构来进行创作探索,取得了通常状态下所得不到的艺术效果,并增加了意想不到的审美情趣。说到篆隶结合,就是指将隶书和篆书结合在一起写,在用笔上表现为线条的圆浑,多使用中锋,在结体上也是方折的体势较少,多取圆势。我理解书家们将篆书严谨的结构,圆润的线条融入到隶书中,淡化了隶书波挑和波磔的特点,其目的就是想回到篆书向隶书过渡的阶段,甚至某些字完全是篆书的写法,有的在一个字之中既有篆法,又有隶意,虽说是篆隶杂糅,但在整体上显得协调而美观。在我看来,当代篆隶结合最典型的代表是已故著名书法家陆维钊先生,他在篆隶结合方面为当代书坛树立了典范,成为当代隶书变异创新的先驱。称其书作为“五分半书”,即篆隶各取一半,颇具特点。通常隶书的造型具有突出的特点,或纵长取势、或宽扁见长,皆具风神,使得传统的隶书造型多取横扁之势。而当代隶书作品的造型则多纵长取势,这是当代隶书创作特别注重的一种变异方法,反其意而用之,却取得了一种特殊的造型效果。当代许多隶书作品在造型上采用了纵长的取势,忽略了传统隶书以扁平取势的显著特点,但是在用笔上却仍遵循着隶书的波挑、波磔的风格特征,并且根据字形的需要,横纵结合,极大地丰富了隶书作品的体势变化,增强了作品的空间意识和形式美感。所以说,在一幅作品中融入了多种笔法,才能使得整幅作品充满灵性。

    还有,当代书法家在篆书和隶书的创作中追求金石趣味,看似清代以来书法家所进行的探索的继续,何绍基在这一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也直接影响了当代隶书的发展。的确在隶书作品中融入一些金石气息,可以增加作品的视觉冲击力,使得原本就古朴厚重的隶书更添苍茫、浑厚的感觉,作品看起来也更加有质感,而隶书作品中融入简牍笔意和情趣,是当代隶书发展变化的又一特点。简牍帛书是隶书发展和创作的一个宝贵的取法之源,并且也是隶书发展最为快速的载体。许多书家都潜心研究简牍帛书,从中寻求隶书创新的道路。在当代,将简牍帛书融入到隶书中,并且比较有自己风格个性的是北京的青年书法家张继和刘文华,张继作品中的简牍意味更浓一些。他初学隶书时,致力于《曹全碑》、《礼器碑》等规范隶书的研习,后对《秦诏版》、《张迁碑》、《石门颂》等雄浑方正且变化丰富的隶书刻石十分钟情。在探索过程中,他从简牍帛书中吸取了更多的成分,从而形成了汉隶与简帛相结合的隶书基调,取《张迁碑》的遒劲、《礼器碑》的骨力、《曹全碑》的秀美,并将汉简的朴茂率真融入其中,把碑的法度和简的意味揉和在一起,使得他的隶书作品既表达出了碑之静穆、简之动势,同时得到了碑的金石之气和简的笔情墨趣。

随着当今书坛的不断发展,人们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隶书欣赏和创作来讲,人们不再满足于传统汉隶古朴、规矩的艺术形式,而是更多地从隶书发展更为早期的阶段中吸取精华。总而言之,当代隶书创作比较成功的手段和方法,都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之上,充分利用各种元素,加以融会贯通,从而表达书家性灵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